lgg1.png

历史回顾 历任领导
照片专栏 视频专栏
《化·蝶》艺术专题特别篇

秦立运(《化·蝶》舞美设计师):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广东歌舞剧院舞美设计师。曾获七次文化部文华大奖、四次文华舞美设计奖、六次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以及中国话剧“金狮奖”舞台美术奖、全国舞剧比赛舞美设计奖、中国戏剧节优秀舞美设计奖,广东省艺术节舞美设计一等奖、广东思想文化领军人才等。



李锐丁(《化·蝶》服装造型设计):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留校任教3年后攻读于日本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空间演出设计系时尚设计专业。曾担任日本西武集团PARCO公司服装设计师,现任上海锐亚服装设计有限公司总设计师兼艺术总监,监制200多部舞台服饰、妆容造型及时尚作品项目。曾与奥斯卡服装奖获奖者石冈瑛子合作担任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主创服装设计师。



2019年9月,广州市杂技艺术剧院正式启动了大型当代杂技剧《化·蝶》创作。主创团队屡次围绕“梁祝”、“化蝶”的主题,用艺术展开想象,将一切脑海中的幻想极力落成纸张上书的文字、耳边响起的音符、演员表演的动作,以及突出剧作的造型、古今融合的舞美。


《化·蝶》舞台美术设计

谈及舞美设计,世界顶级舞美设计师秦立运曾说,《化·蝶》是他首次尝试做杂技剧。一开始秦立运对杂技的了解其实并不算多,慢慢熟悉后,才感悟到杂技剧有着与众不同的舞台特点,对色彩、空间都有特别多要求,如何做到传统意象表达与现代审美的融合,是秦立运和总导演赵明都想要突破的。

最初交流想法时,秦立运和赵明都非常明确,首先要回避满台皆是蝴蝶元素的视觉印象,否则观众看演出时的第一反应定是蝴蝶特别多,反而没有起到衬托表演的作用。


《化·蝶》舞台设计效果图

与繁对应便是简,在《化·蝶》数次合舞美联排和广州大剧院两场试演中,凡是现场观演的人,在享受大气典雅的舞美效果时,也都能发现其中采用了大量线条与圆形的组合,配合整体灰白的色调,从一种极简舞台理念中,呈现丰富的内涵,给予观众更多想象空间,秦立运坦言“这样很冒险,但效果是不错的,可以突出演员、服装,因为在舞台上杂技演员才是主角,舞美不能有更多炫技的成分”。


《化·蝶》舞台设计效果图

《化·蝶》服装造型设计

与秦立运是初次踏入杂技剧领域不同,业内知名服装造型设计师李锐丁18年前便与赵明、吴正丹合作,为其设计了杂技芭蕾《天鹅湖》的服装造型,互相欣赏的他们当时便约定了日后再次合作,李锐丁说:“这个约会约了18年,如今真的实现了”。

虽然曾为200多部舞台剧设计服装造型,但李锐丁仍认为《化·蝶》是最难的。李锐丁说道,舞台服装设计和一般设计不同之处在于舞台服装设计是由里到外把角色的内心世界外化的样式,不仅是包装着漂亮,而是将内心散发的美丽向外表现出来,“所以必须了解戏剧、了解导演在这部剧中掌握的风格,更重要的还要了解演员的各种技巧,所以我说这部剧是难上加难”。


《化·蝶》服装设计图

李锐丁前期与赵明沟通时,两人不断进行思想碰撞、画设计图,直至设计稿最终敲定,期间浪费的手稿相加有几十张,“以前都是4、5张,这次有40多张”,可见为达到心中的艺术高度,可谓下足了功夫。


《化·蝶》演员定妆照

《化·蝶》正式公演

而在舞台和美术的定位上,主创团队要如何在拿出自己看家本领的同时,却又互不抢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创作方式?

赵明导演曾告诉采访记者,《化·蝶》的主创团队之间是恰好互补的,特别是舞美、服装、灯光,“你给我留了白,我给你灯光,大家都在为情感节奏、色彩节奏、舞台空间来讲好这个故事”,彼此有足够的补充和亮点。


编创筹备工作完成后,演员们亦开始投入训练,排练厅音乐不断、日夜无歇,300多天的风雨兼程,历练出扎实的功底,与磅礴大气的舞台设计、雅致脱俗的服装造型相结合,精心孕育出《化·蝶》之“茧”,而3月5-6日正是其破茧翩跹之时,只待春暖花开,于广州大剧院为观众献上演出,在现代艺术和我国哲思的基础上,完美而创新地描绘这段美丽悠扬的亘古传说。

关于我们
团队介绍 团队架构 团队荣誉 历史回顾
剧目介绍
大型杂技剧 精品节目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幕后花絮
演出活动
国内文化交流 国际文化交流 大型活动
商业合作
大型活动支援 剧场租赁 企业赞助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联系方式
广州杂技团官方微信
广州杂技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