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g1.png

历史回顾 历任领导
照片专栏 视频专栏
《化·蝶》领衔主演特别篇

吴正丹(饰演 祝英台):国家一级演员,肩上芭蕾创始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广州市杂技艺术剧院总经理兼艺术总监,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十七大代表,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获得者,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青联常委,广东省文联副主席,广州市文联副主席,广州市促进文化艺术发展繁荣基金会理事长。



魏葆华(饰演 梁山伯):国家一级演员,肩上芭蕾创始人,星海音乐学院舞蹈学院副院长,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中国杂技金菊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中国杂技家协会理事,广东省杂技家协会理事,广东省文艺志愿者协会副主席。


自《天鹅湖》后,吴正丹和魏葆华获得了一个响亮的头衔——“东方天鹅”,若提及如何获此美誉,其中便大有来头。两人作为肩上芭蕾的创始人,比后学者吃了更多的苦,吴正丹曾说道,跳肩上芭蕾一开始太煎熬,“现在想想有点后怕”。

吴正丹印象最深的是丈夫魏葆华肩膀上数十年如一日留下的黑色印记,那时的她每天不断站在丈夫肩膀上,只要她的足尖鞋立起来,魏葆华就感到刺痛,而一旋转就掉皮。第一天破的皮,第二天刚好结痂,吴正丹的足尖一旋转,痂瞬间被撕掉,但为了肩上芭蕾,魏葆华选择坚持。


数百年来,芭蕾舞演员皆在舞台上平地起舞,从未有人将这“足尖上的艺术”移至人的身上。吴正丹、魏葆华开创世界马戏艺术之先河,巧妙地将芭蕾嫁接到杂技中,设计、创作了集杂技、芭蕾、体操于一体的“肩上芭蕾”,以一种新的表演形式开创了世界马戏艺术中的新流派。

与《化·蝶》结缘

此后经年,虽然练习肩上芭蕾的杂技演员不断增多,亦不乏人才辈出,但“东方天鹅”仍决定再度携手,亲自领衔主演,这一次,他们化作梁山伯与祝英台,用杂技、舞蹈和戏剧演绎最纯粹最真挚的千古之恋。

即使有《天鹅湖》珠玉在前,可在面临演绎新剧《化·蝶》时,两人发现还是有许多困难需要克服,例如,吴正丹在魏葆华头顶足尖踹燕动作,便有3年未对外表演过,想要将此完美呈现,重拾昔日辉煌,实力、毅力、努力,缺一不可。


每每走进《化·蝶》排练厅,总能看见吴正丹和魏葆华,与众多年轻演员一起训练。两人年岁相加已俞90,可做起高难度动作来,也丝毫不含糊,跃于肩上,足尖鼎立,翩跹起舞,一举一动都体现着杂技艺术家对自我的严格要求和独特风骨。


圆梦《化·蝶》

谈到为何在取得许多成就后,还会决定出演《化·蝶》时,吴正丹袒露自己是带着梦想和目标来到广州杂技团的。早在2003年春晚,吴正丹就已和总导演赵明有过合作节目《化蝶》,18年后,在和赵导提到想来广杂做一部剧,赵导便在第一时间说《化·蝶》,“当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觉得不谋而合,而且是莫名的感动,好像冥冥中我们就有这种默契”。对吴正丹和赵明导演而言,《化·蝶》都让他们圆梦了。




魏葆华则直言自己在参加之前也很犹豫,“我还需要再拼一次吗?要付出这么多过去曾经经历过的辛苦吗?”。后来是总导演赵明和艺术指导宁根福为艺术全情投入的精神,让他坚定了信心,而广杂的凝聚力,以及朱部长的大力支持,也让魏葆华觉得“在杂技界有了一定的成就之后,我要去为杂技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另外,通过《化•蝶》排练,魏葆华也表示自己收获良多。虽然有过主演杂技剧《天鹅湖》的经验,但排练《化•蝶》时,他发现自己离导演、离剧目的要求依然有差距,也因此感悟出,“作为一个演员不能有满足的时候,要永远有不断往前探索、攀登的愿望,才能在艺术道路上越走越远”。



同时,吴正丹认为自己有着使命和追求,希望《化·蝶》能够成为留得下、传得开、叫得响的艺术精品,在国际舞台上讲述中国故事,也期望以此提高中国杂技的品味、艺术层次。吴正丹表示,中国杂技几千年历史需要有突破和发展,因为杂技走出国门是很多年前就有的,但要走得漂亮,获得国际认可,中国杂技仍需对自己有更高的标准和要求,才能和世界最顶级的团队媲美。

《化·蝶》目前已在广州大剧院、佛山大剧院及顺德演艺中心大剧院成功开展巡演,往后还将前往深圳、澳门等地,陆续把中国传统梁祝故事通过多元艺术语言及现代舞台手法,把剧中为爱抗争、忠贞不渝的精神展现给全国、全世界的观众!

关于我们
团队介绍 团队架构 团队荣誉 历史回顾
剧目介绍
大型杂技剧 精品节目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幕后花絮
演出活动
国内文化交流 国际文化交流 大型活动
商业合作
大型活动支援 剧场租赁 企业赞助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联系方式
广州杂技团官方微信
广州杂技团官方微信